您的位置:首页?>?资讯?>?行业 > 专访:硕士高材生手游创业的奇葩经历

专访:硕士高材生手游创业的奇葩经历

时间:2014-10-24??来源:本站编辑??作者:游戏陀螺????
??????? 手游小团队,打不死的小强!战斗力强,却也脆弱易碎。四个团队问题,可能把项目推向毁灭。高材硕士从事手游,经历缺战斗力的公司、“牛人”太多的公司后,决定创业,团队问题几次把自己、项目推向深渊……

  团队氛围散漫:拒绝续约,告别端游黄金时代

  第一家公司,三年合同期满时,即使单纯如白师也察觉到了公司气氛不大对劲儿。他们的项目程序方面已经完成了差不多九成,而美术资源迟迟不到位,策划部门更是无法让老板满意。

  白师来自于一家着名研究院,研究生毕业后,成绩单非常好看的他很快就被一家大型游戏公司选中,被分配跟着一位技术了得的主程做客户端程序。他入行的时候,游戏圈内的所有人都在如火如荼地做着端游。

  端游的好时候正在渐渐过去,公司对项目的态度已经从一开始的“怎么烧都行”变成了“你得给我证明自己能挣钱”。白师的团队证明不出来,于是项目进度就卡在那里,不上不下。对白师本人来说,他担心的还不只是项目的问题;进公司时他的工资大概相当于0.6平米的房子,到了三年之后,“三个月工资都不见得买的起哪怕一平米了”。就算他的工资涨幅勉强能跑赢通胀,可项目一没奖金二没分红,再过三年大概也依旧是这个样子。

  于是,白师拒绝了再次续约。他才刚刚开始爬人生这座山,山顶藏在云里,他能确定的只是脚下这条叫做游戏的道路。那段时间手游的风潮刮得比当年的端游还凶,白师接到了一份相当优厚的邀约,来自一家正在大张旗鼓挖人的新兴公司。

  龙太多,池子不够大:“牛人太多公司”崩溃

  入职之后他又感受到了当年刚上大学时的震撼——“牛人太多了”。这家公司用超过行业标准的薪水拉来了许许多多的人物,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单纯的加减乘除,“池子不够大,龙太多了”。这家公司的兴起与衰退在当时的游戏圈内堪称典型案例,各种牛人们为了各自的利益而展开异彩纷呈的战斗,只可惜白师并没认真观摩;“我每天就对着代码,坚决不管其他事儿”。

  代码并不会告诉他公司的现状,临到公司垮掉前不久,白师才刚刚得知“已经糟糕到了这个地步”。这家公司的解散导致了许多中小型团队的诞生,牛人们一旦离开了勾心斗角的彼此,个个都是一把创业的好手。“光是我知道的创业团队就有五六个”,白师回忆道,“大部分都混得还行”。

  最后,白师还是决心自己创业。结婚、生子、安家,这些人生的大跨步消耗干净了两个家庭的存款,之后的一切都得靠他来挣。他找到了愿意一起创业的美术和策划,他们决定先从三个人开始,边干边继续招人,“那时候可真没想到一直到现在人都招不齐。”策程美铁三角在手,白师就开始勾勒项目的面貌。

  结局:在意反馈,只管向上,登顶转身哪都是路

  既然现在已经不需要赶在别人之前上线,白师就决心把项目完工期限再往后拖几个月,他想索性趁此机会把这款游戏做成只属于他们的、更好玩的作品,他想要“让人觉得惊艳”。

  他把游戏的半成品版本展示给一些发行公司和业内朋友看,前者给出了不少方向上的修改建议,而后者主要挑的是游戏细节的毛病。“细节是魔鬼”,白师在采访中感慨,“角色出招的声光、场景的特效、武器的配音……刚开始做项目的时候以为都很简单,真做起来了个个要命”。

  如今,项目转型总算平滑地进行着,白师的团队把下载包从五百多兆压缩到了一百多兆,处理了数量多到“回头看看都觉得可怕”的BUG,大幅提升了画面。白师说他们马上就要出一个最后的、正式的DEMO,希望能让渠道“眼前一亮”。

  采访中他也向记者展示了现有的视频,美术确实相当精致。白师很在意别人的反馈,他连问了几次“你觉得怎么样?”,直到听说“看起来确实很不错”才算是安心。这个项目已经类似于他们的孩子,自己看着怎么都好,而别人的评论一旦入耳,就忘不掉了。

  白师的创业成果将在一两个月后见分晓。他当年决心自己干,主要就是为了赚钱,而那时候的他听了许多成功的故事,以至于总觉得自己没什么理由不成功。白师有点不好意思地承认他现在已经不想着大赚一笔、从此迈入人生巅峰了,他说这款项目大概更类似于爬山过程中的一段陡壁,只要走过去,那就是人生的一大步。

  读研期间有位老师讲过一段话,而这段话对白师今后的生活影响深远,“他说人生就好比是爬山,无论你从哪个方向上山,总之你就努力往上爬;等到了山顶你可以随便选择其他方向的道路,就只是转个身而已。”他以登山自勉,“反正我总给自己一个目标,冲着这个目标走就是爬山,其他事儿等我到山顶再说吧。”

  白师如何结缘手游:曾经我是班上唯一跟游戏绝缘的人

  白师出生于一座二线城市,他父母因为时代的潮流而错失了进一步深造的机会,就把许多希望摆在了儿子肩头。好在白师很快就成长为了“别人家的孩子”,他成绩很好,不惹麻烦,而且颇为自律。

  与一般游戏行业从业者不同,白师的童年并没有太多游戏的影子,因为“爹妈管得确实是太严,完全没机会”。他看着同班同学们打仙剑、玩红警、换游戏卡,而自己却连电视都很少能看到。高考时白师与清华失之交臂,于是就进了另一所重点院校,攻读计算机。上了大学以后他骤然发现这个世界原来如此有趣、多彩、丰富,同时也发现自己的优秀已经被来自祖国各个角落的年轻人们给稀释掉了,“牛人太多了,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位置在哪儿”。

  大学生活在高中苦学的惯性之中推进着,白师终于把人人都知道的仙剑奇侠传给打通了,又领略到了当时刚开始流行的韩国网游的趣味;到大三时白师靠打工差不多还清了学费贷款,年轻的他站在校园里左顾右盼,却看不到自己未来的路到底在哪儿。他觉得面前的选择何其多,而每一个选择中又有何其多的牛人等着跟他竞争;常年优等生的日子早已远去,他也说不出自己到底能拼到多高。

  考研对他来说依旧是顺顺当当的,他进了一家着名研究院,继续学计算机。这时候白师已经大致定下了作为社会人的第一个人生目标:在学校所在的那座巨大城市谋得立足。

  研究生毕业以后,白师本来是想找个金融方面的工作;但那年正是经济危机,他看好的公司几乎都取消了新岗位的名额,于是他只好广撒简历。成绩单非常好看的白师很快就被一家大型游戏公司选中了,“当时对做游戏真是没什么概念,到哪儿不是写代码啊?”

  他入行的时候,游戏圈内的所有人都在如火如荼地做着端游。白师被分配跟着一位技术了得的主程做客户端程序。他对于公司政治并没有什么太深刻的理解,只是隐约觉得他们组拿到的资源总是有点“不到位”,其实这种不到位背后隐藏的汹涌暗潮早已成了业内的谈资。白师在这个岗位上做了两年多,然后服务器端程序被抽调走了,而白师觉得自己还没做过后端程序呢,就主动请缨。“那时候真是完全不懂啊,一点都没考虑到自己以前积累的资历什么的,也根本没想过要往上爬”;他的青涩与天真或许阻断了他在大公司里升职加薪登上人生巅峰的道路,但却给了他对于程序员来说十分难得的开发经验,“既做过前端也做过后端,这样的程序不是很多”。

  除了工作之外,进了游戏行业的白师变本加厉地补着之前欠下的游戏债。他以认真负责的态度勤勤恳恳地打魔兽世界,还顺便练了个天龙八部的号,“每天下班就扑到游戏里,有时候上班都玩”,他有些不好意思地回忆着,“过去那些年被人管着、被目标催着,从来没那么玩过”。这期间他参加过去同学的聚会,老同学们都惊异于他居然去做游戏了,“以前他们觉得我是班上唯一一个跟游戏绝缘的人”,他笑着说。

  陪老婆孩子太幸福,创业推迟了几个月

  在工作的第二家公司宣告解体时,白师正经历着人生的一件大事:他当上了父亲。这次离职对他来说大概就相当于登山途中的凉亭,他在家里陪孩子和夫人,歇了三四个月。白师说他待在家里的时候也一直观察着行业动向和其他人的创业路,他看到了好多好多闪光点,可这些点点星光在他终于决定离开娇妻幼子赶赴战场之后,又都一一消失了。尽管自己的事业算不上特别成功,但白师身边的同学、朋友中不乏特别成功的案例;当他在家带孩子的时候,难免就会去关注别人的成就,然后反复琢磨着自己是不是也能来这么一下。采访中他提到了几个相当响亮的名字,那些人跟他都曾经有过亲密的交集,“有人说我身上有成功的光环”。

  结婚、生子、安家,这些人生的大跨步消耗干净了两个家庭的存款,之后的一切都得靠他来挣。“我创业就是想让家里人过更好的生活”。这几个月的时间里他对过去的生活想了很多,他说自己一旦离开了压力就会放松起来,比如刚考上大学的时候,又比如刚找到工作的时候;而一直以来他的压力都是外界给的,父母要他好好学习,上司要他好好工作——直到这一次,已为人父的他要靠着自己的主观能动性攀过眼前的山峰。白师一向是个自信的人,生活待他说不上特别优待,“但我做的努力确实都能看到回报”。

  在采访结束的时候,我问白师在创业中是否有过后悔。他很快地回答:“在家陪老婆孩子那三四个月里真的好多机会跑过去了,抓住那段时机的人后来成了好几个”;而随后他又耸耸肩,“但那是没办法的事儿,那三四个月我太幸福了。”他向我展示了手机桌面上的全家福,照片里的一家三口笑的同样单纯灿烂。白师的创业成果将在一两个月后见分晓,但无论这款产品收益如何,他总是已经向上攀登了许久。只要他选的路正而直,那就肯定能够到达那期许中的顶峰。

  这或许是天真而单纯的逻辑,但真正获得成果的创造者,多半也是些天真而单纯的家伙。